無名疼痛擾生活 唐莉著

小芳是家庭醫師轉介過來的,因全身的持續莫名疼痛,在吃了半年止痛藥卻不見好轉之後…

第一眼看到小芳的感覺是她有好多心事,清秀的臉蛋上帶著絲絲愁容,待她坐下,生命的經驗開始緩緩的流洩…

疼痛是大約是半年前開始的,一年前,因先生外遇離婚,當時兒子剛剛申請上了多倫多大學,小芳獨自帶著兒子從卡加利搬到了多倫多。

小芳所有的親戚朋友都在卡加利,來到多倫多,人生地不熟,帶著兒子找住的地方,認識新環境,打點一切…

“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來多倫多…我想回卡加利…我爸媽和妹妹都在卡加利,我的朋友也在卡加利…可是, 如果回到卡加利,我就會想到那個人,那個無情無義的人,卡加利到處都有我們過去的痕跡…我怕觸景傷情…”

“我不知道我哪裡做的不好…從結婚我就放棄我的工作,專心的做個家庭主婦,相夫教子,我什麼都以他為主…配合他的需要…我每天都要煮四菜一湯,把家裡打掃的乾乾淨淨…等著他回來…可是他回來,只會看他的電腦, 打他的手機…我們除了孩子的事,好像沒有其他的話題…”

“他為什麼不要我?我為了他,放棄我的一切,越來越像個黃臉婆…偶而和朋友出去,都要趕在他回家前趕回去煮飯給他吃,而他…越來越容光煥發,不知道的人,還以為他是個單身漢…”

“來到多倫多,我每天就是帶著兒子看房子,買家具,找資料…我什麼都沒有了…現在我的生活裡只剩下我兒子了…”

“我從來沒有和別人說這麼多…我不想我的負能量影響別人…可是我真的很不開心…”

小芳緩緩的訴說著她的難過和委屈,我在旁邊靜靜的陪著,聽著她的生命故事…

我見了小芳三個月,協助她抒發和整合自己的情緒,教導她放鬆的技巧,她也交到新的朋友。她的疼痛從7-8/10降低到2-3/10. (數字代表疼痛的程度,0是完全不痛,10是痛到不能忍受)

大部分人找醫生治療疼痛,就是希望緩解身體的不舒服。當病人抱怨痛,醫師自然地便會檢查是否身體有病變,即時找出原因,防範於未然。但,如果醫師找不到確實的病變來解釋疼痛的原因,止痛藥物治療也沒有顯著效果,我們就需要考慮是否有所謂的”心因性的疼痛”。

在現代醫學裏,所謂的疼痛是一種複雜的生理心理社會活動,是包括感覺、情緒和認知等多方面因素的綜合現象。在生理層面,周邊神經接受器受到刺激後,疼痛的神經衝動經由脊髓傳到中樞神經系統,因而會感受到疼痛的感覺。而在心理層面和社會層面上,疼痛的經驗是在警告我們身心某部分正在受到傷害,而讓我們有所警覺。而很多時候,疼痛的出現常會是得到關心和照顧的一個來源,或逃避不想要責任的理由,也間接產生與關懷,支持和休息需要的連結。

小芳個性上習慣配合討好別人,不習慣增加別人的負擔。在先生有外遇之後,她對自己有很多的疑問,對先生有許多的不滿…而在急急忙忙的搬離原居地之後,小芳對新環境的適應,對自己定位的尋求,失去了可談心事,可支持自己的朋友家人,還得要強撐做孩子的靠山…在在都增加了她壓力的負擔。

小芳的疼痛出現在離婚,搬家之後,那是她壓力的來源,卻又是心裡說不出的痛….心理的疼痛說不出,就以生理的疼痛呈現…而當她的心痛被看到,聽到,有抒發的出口,得到必要的支持和理解,自然身體的疼痛就可以慢慢減輕。

(為保護隱私,人名及可辨認身份內容均已經過修改,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)

如有任何疑問,歡迎與靈語國際心理中心647-728-2955聯絡或e-mail: professionals@lingyupsyc.com, 我們有專業的心理師團隊可提供協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