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疼痛扰生活 唐莉著

小芳是家庭医师转介过来的,因全身的持续莫名疼痛,在吃了半年止痛药却不见好转之后…

第一眼看到小芳的感觉是她有好多心事,清秀的脸蛋上带着丝丝愁容,待她坐下,生命的经验开始缓缓的流泄…

疼痛是大约是半年前开始的,一年前,因先生外遇离婚,当时儿子刚刚申请上了多伦多大学,小芳独自带着儿子从卡加利搬到了多伦多。

小芳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在卡加利,来到多伦多,人生地不熟,带着儿子找住的地方,认识新环境,打点一切…

“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多伦多…我想回卡加利…我爸妈和妹妹都在卡加利,我的朋友也在卡加利…可是, 如果回到卡加利,我就会想到那个人,那个无情无义的人,卡加利到处都有我们过去的痕迹…我怕触景伤情…”

“我不知道我哪里做的不好…从结婚我就放弃我的工作,专心的做个家庭主妇,相夫教子,我什么都以他为主…配合他的需要…我每天都要煮四菜一汤,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…等着他回来…可是他回来,只会看他的电脑, 打他的手机…我们除了孩子的事,好像没有其他的话题…”

“他为什么不要我?我为了他,放弃我的一切,越来越像个黄脸婆…偶而和朋友出去,都要赶在他回家前赶回去煮饭给他吃,而他…越来越容光焕发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他是个单身汉…”

“来到多伦多,我每天就是带着儿子看房子,买家具,找资料…我什么都没有了…现在我的生活里只剩下我儿子了…”

“我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这么多…我不想我的负能量影响别人…可是我真的很不开心…”

小芳缓缓的诉说着她的难过和委屈,我在旁边静静的陪着,听着她的生命故事…

我见了小芳三个月,协助她抒发和整合自己的情绪,教导她放松的技巧,她也交到新的朋友。她的疼痛从7-8/10降低到2-3/10. (数字代表疼痛的程度,0是完全不痛,10是痛到不能忍受)

大部分人找医生治疗疼痛,就是希望缓解身体的不舒服。当病人抱怨痛,医师自然地便会检查是否身体有病变,即时找出原因,防范于未然。但,如果医师找不到确实的病变来解释疼痛的原因,止痛药物治疗也没有显著效果,我们就需要考虑是否有所谓的”心因性的疼痛”。

在现代医学里,所谓的疼痛是一种复杂的生理心理社会活动,是包括感觉、情绪和认知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现象。在生理层面,周边神经接受器受到刺激后,疼痛的神经冲动经由脊髓传到中枢神经系统,因而会感受到疼痛的感觉。而在心理层面和社会层面上,疼痛的经验是在警告我们身心某部分正在受到伤害,而让我们有所警觉。而很多时候,疼痛的出现常会是得到关心和照顾的一个来源,或逃避不想要责任的理由,也间接产生与关怀,支持和休息需要的连结。

小芳个性上习惯配合讨好别人,不习惯增加别人的负担。在先生有外遇之后,她对自己有很多的疑问,对先生有许多的不满…而在急急忙忙的搬离原居地之后,小芳对新环境的适应,对自己定位的寻求,失去了可谈心事,可支持自己的朋友家人,还得要强撑做孩子的靠山…在在都增加了她压力的负担。

小芳的疼痛出现在离婚,搬家之后,那是她压力的来源,却又是心里说不出的痛….心理的疼痛说不出,就以生理的疼痛呈现…而当她的心痛被看到,听到,有抒发的出口,得到必要的支持和理解,自然身体的疼痛就可以慢慢减轻。

(为保护隐私,人名及可辨认身份内容均已经过修改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)

如有任何疑问,欢迎与灵语国际心理中心联络, 我们有专业的心理师团队可提供协助。